當前位置:新旅行 > 

重走長征路 “飛越”飛越嶺

發布時間:2021-06-18 16:43:03|來源:中國青年網

作者一行重走長征路。

郝立藝攝

  1935年5月25日和5月29日,中央紅軍相繼強渡大渡河、飛奪瀘定橋,攻克大渡河天塹。5月30日,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召開瀘定會議,決定紅軍北上走雪山一線。地勢險要的飛越嶺,就像一個“楔子”,死死地卡在了中央紅軍從大渡河到夾金山的路上。5月31日,中央紅軍發起突破大渡河峽谷最后一個天險的飛越嶺之戰,由此打通了北上與紅四方面軍會師的通道。

  與“強渡大渡河”“飛奪瀘定橋”不同,“激戰飛越嶺”遺址盡管距漢源縣、瀘定縣的縣城都不到50公里,但由于這里山險林深、交通不便,幾乎沒有任何標識,迄今鮮有人訪。雅安日報社、眉山日報社近日聯合開展一次主題活動,把黨史學習教育從會場轉移到“戰場”——

  2021年5月31日中午13時30分,從雅安出發,下午5時,我們到達100多公里外的化林坪。86年前的此時此刻,化林坪背后的山上,一場激戰已經打響。

  “面積數百畝,土厚而腴,流泉甘美?!被制涸谴ú夭桉R古道上的第一重鎮。今天,化林坪只是一個居住有兩百余戶人家的小山村。石板小巷,土墻木屋,依稀可見當年的繁華。這里的村民喜歡種植花草,我們走進一家小院,庭院中滿是月季、芍藥、仙人掌花。

  “我這里的花不算好,飛越嶺那漫山遍野的‘紅軍花’,那才是叫壯觀?!痹豪锏睦先私兄苷窳?,他向我們講述了86年前攻占飛越嶺的故事。

  敵人據險而守,紅軍數次沖鋒均沒成功。5月30日晚,紅四團攻打飛越嶺,從左翼山峰迂回后如神兵天降,紅軍攻占了飛越嶺。30多名紅軍戰士長眠在了這里。當晚,我們住在化林坪。

  6月1日清晨,上午8時,我們向飛越嶺進發。茶馬古道上的殘垣斷壁不時出現在眼前,一株株綠葉紅花的植物頑強地從青石縫中鉆了出來,雖然有些稀疏,但花開正艷,這種花叫“報春花”,當地人稱它為“紅軍花”。1903年6月下旬,英國人威爾遜在飛越嶺考察,他發現了報春花,將標本和種子帶了回去,如今報春花已開遍歐洲大地。

  “激戰飛越嶺,千古留芳名?!憋w越嶺埡口海拔2800多米,山嵐氤氳,我們在這里擎旗列隊,向英勇無畏的革命先烈默哀致敬。同時握拳宣誓,重溫入黨誓詞。

  那一刻,山風勁吹,埡口上回蕩著我們鏗鏘的誓言:永不叛黨!永不叛黨……

  從埡口到漢源縣宜東鎮三交坪,古道已近荒蕪,路險泥滑,我們連滾帶爬往山下走。

  隨著地勢越來越開闊,“紅軍花”由稀疏的三五株一叢,再到七八株一小片……后來竟然是漫山遍野,大地成了一片紅海洋?!凹t軍花”為什么這樣紅,因為英雄的鮮血染紅了它。為了防止后面的隊員掉隊,我們把“紅軍花”擺放在路旁,成為指引前進方向的路標。

  山橫水遠,峰回路轉。下午4時,我們安全抵達三交坪路口,順利穿越了飛越嶺。時光交錯,而在86年前的這一天下午,殘陽如血,戰斗仍在繼續。紅四團攻占飛越嶺后,他們來不及喘一口氣,又乘勝追擊,佯攻縣城,掩護部隊繼續北上。12名紅軍戰士犧牲在這里。在宜東鎮富鄉村上關溝的一山坡地中,從“一號”到“十二號”12座無名紅軍墓掩映在花椒樹下。

  夜宿飛越嶺山下,山風習習,仿佛是紅軍長征的匆匆腳步。6月5日,完成策應掩護的紅軍主動撤離漢源。

  揮手告別,我們依然激情澎湃,隊員們紛紛擊掌相邀——“重走長征路,奮進新征程!”


責任編輯:孫遠進 校對:海洋

中國周刊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公眾號

Top 四虎永久在线高清国产精品